您当前的位置:本站首页 >> 舞蹈文化
中国舞蹈文化的源头
日期:2014/1/10    来自:万博2.0手机下载   浏览:1013次

摘要:舞蹈,是通过有节奏的、经过提炼和组织的人体动作和造型,来表达一定的思想感情的艺术。正如闻一多在《说舞》中所言:“舞是生命情调最直接、最实质、最强烈、最尖锐、最单纯而又最充足的表现。”舞蹈总是与人类最热烈的感情联系在一起的。舞蹈是人类最古老的艺术形式之一,可以说,中国有多少年的文明,就有多少年的舞蹈史。从最蒙昧的上时代开始,中国传统舞蹈经过了多个阶段的发展和演变,逐渐形成了具有中国独特形态和神韵的东方舞蹈艺术。

  关键词:起源;原始乐舞;著名舞蹈

  中图分类号:J1 文献标识码:A DOl:10.3969/j.issn.1672-0407,2012.01.005

  文章编号:1672-0407(2012)01-013-06 收稿日期:2011-08-28

  黄帝时期,出现了农业、养蚕、纺织、工具制造等物质方面的成就,还出现了婚姻、语言、文字、音乐、舞蹈、天文历法等精神生活方面的成果。

  华夏民族历来被称为“礼仪之邦”。“礼”,即制度、规则和一种社会意识观念;“仪”是“礼”的具体表现形式,一套系统而完整的程序。“乐”和“舞”是“礼仪”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  1985年,河南出土了16支用兽骨做成的8000年前的笛子。这说明,早在8000年前就有了音乐。而在远古时期,乐、舞一家,因此,毋庸置疑的是,歌舞艺术起源久远。

  一、泥巴与石头上的舞蹈

  部落的人们在广场上围聚起来,十多人一组,手拉着手,朝着同一方向踏歌而舞。男孩子赤裸上身,腰扎兽皮围裙;女孩子头上扎着小辫子,腰系布裙,身后甩着一条用草编的小尾巴装饰品。

  这个场景,记录于1973年我国青海大通县出土的一个新石器时期的彩陶盆上。同时期,青海出土的宗日彩陶盆的内壁上,也画有两组类似的群舞形象,一组13人,一组11人,连臂而舞,姿态十分生动。这两组图案上舞蹈的人物头饰均比较宽大,下着尾饰,他们集体连臂踏歌,人物形象富有律动感。舞蹈彩陶盆中人物身上宽大的头饰和尾饰,很可能是模仿某种动物的造型。

  这个陶盆的发现,证明了早在原始社会时期,我们的祖先就已经具有了群舞的娱乐方式或者宗教仪式。那时候的舞蹈虽然还很简单而质朴,但是已经具备了后世舞蹈的大部分功能,即娱乐性和祭祀性。

  内蒙古阴山山脉西段的狼山地区,在绵延数百里的范围内,也有大量岩画,这些岩画记载了一些原始时期的舞蹈场面。其中一幅画面上,3个舞者均做两手搭肩、两腿半蹲、双脚并拢的姿态,头上似乎还有动物的角做装饰。还有一画面上,一排4人,手挽手翩翩起舞,画面四周有围框,似乎是表示房屋或者洞穴,反映出这是室内的乐舞活动。这些舞人虽在一起舞蹈,但动作、队形十分散乱,并不像其他的舞蹈场面那样整齐划一,因此很具有早期原始舞蹈的味道。

  这些众多的早期岩壁绘画给我们形象地展示了原始舞蹈的生动场景,让我们远隔千年也能一窥先人们的激情与浪漫。由此看来,人类对舞蹈的挚爱,从古至今都未改变。

  二、三皇的有凤来仪

  “自从盘古开天地”是说书人的口头禅。但由于太过虚拟,一般的历史源头都与他靠不上边。于是,人们就转而瞄上了伏羲。

  传说中,伏羲与女娲一起创造了人类。人类在遭到洪水后,人烟断绝,本为兄妹的伏羲与女娲结为夫妻,重新繁衍了人类。伏羲发明了八卦,教会人们结网,捕鱼捕鸟。为了歌颂伏羲,人们创作了歌舞《扶犁》。在表演时,人们欢欣鼓舞,就连凤凰也飞来庆贺。

  《扶犁》又叫《扶持》,是远古时期人们祭祀炎帝时所跳的歌舞。炎帝,也叫神农氏,原姓姜,生于今陕西岐山东面的姜水一带。神农氏时代,人多而禽兽少,食物不足,疾病流行。神农氏发明了原始的耕作工具——耒耜,即犁。他教会人们用犁耕作,解决了人们的粮食问题。随后,他又遍尝百草,为人们寻求解脱疾病的良药,曾经一日内中了70多次毒也不停止。人们用来纪念神农氏的乐舞,就叫做《扶犁》。这个乐舞同时也是专门用来庆祝农业丰收的。

  《云门》是远古时期人们用来祭祀黄帝的乐舞。黄帝,又叫轩辕氏、缙云氏、帝鸿氏、有熊氏,传说是少典氏(传说中的上古第一国君)之子,娶西陵氏之女嫘祖为正妃,又以云命名百官,鼓励了多种发明和创造。如开采首山的铜矿做鼎,制船帮助人们渡过河流,他的妻子嫘祖还发明了养蚕抽丝的纺织技术,他的史官仓颉还创造了文字。传说黄帝即位时,天上瑞云呈祥,他便以云纪年,并作乐祀云,由此,也就产生了《云门》这一乐舞巨著。

  三、五帝的百兽率舞

  说毕“三皇”,肯定免不了“五帝”。这已经形成了一个固定的格式。仔细分析,大都因为三皇也好,五帝也罢,均无信史可考,把他们写进文章,不担心错讹,相反可以增加文章的“厚重感”。

  “五帝”之首,是颛顼,他是黄帝的孙子,后来继承黄帝之位成为部落联盟的首领。他爱好音乐,会作乐舞以“调阴阳,享上帝”,而且能够触景生情地发现乐舞的素材。一次,颛顼听见天上的风声很悦耳动听,就让他的臣子“飞龙”创作了名叫《承云》的乐舞。

  “五帝”之二,是帝喾。帝喾号高辛氏,是黄帝的曾孙。他很有作为,因曾经大兴水利工程而留下好名声。帝喾曾命令自己的臣子咸黑创作了《九招》等乐舞,制作了鼙鼓、钟、磬、苓、管、埙、篪、椎钟等乐器,舞蹈的表演场面十分势烈:乐舞艺人们击鼓敲钟,吹苓展篪,众乐齐鸣,当乐舞进行到高潮时,甚至连一群群的凤凰也飞来,和着节拍漫天欢舞,异常壮观和祥和。

  尧是我国远古的一位部落联盟首领,因为他出自陶唐氏部落,因此又叫唐尧。尧的臣子质创作了乐舞《大章》来歌颂他。质模仿着山林溪谷间的声音谱曲,并以陶鼓、石磬乐器伴奏。

  《大韶》又叫《箫韶》,是为舜歌功颂德的乐舞。舜是颛顼的第七世孙,曾继承尧位而成为部落联盟的首领,因为他来自有虞氏部落,史称虞舜。

  舜在中国历史上颇有盛名,而歌颂他的乐舞《大韶》也同样有名。传说夏启有一次去天上做客,顺便把天宫的乐舞《九歌》默记在心。回到人间后,他就叫人在大穆之野演出了《九韶》。演出者们“击石拊石”,其演出场面“凤凰来仪,百兽率舞”。

  毛泽东的故乡,湖南湘潭的韶山,据说就是因为古时候舜帝曾在此地演奏过《韶》乐而得名。

  《大夏》是歌颂禹的功德的乐舞。禹继承了舜的帝位并开创了我国第一个奴隶制王朝——夏,因此又被称作夏禹。禹因治水有功,尧帝命令皋陶创作了乐舞《大夏》来表彰他。

  四、传说中的原始乐舞

  传说中的远古音乐,充满神秘色彩,因其特点是以歌、舞、乐三者融为一体的表现形式,故后人统称其为“原始乐舞”。

  原始乐舞基本上分为两类:一类是以反映部落的生产和生活方式为代表特征的音乐,如“朱襄氏之乐”说的是因干旱求雨的事;“阴康氏之乐”是健身驱湿的乐舞;“伊耆氏之乐”反映出先民以“腊祭”祈求丰收的愿望;“葛天氏之乐”勾画出先民进入农业生产阶段的生活图景等。另一类则是与传说中的古代帝王密切相

关的音乐,如歌颂黄帝、颛顼、帝喾、帝尧、帝舜和夏禹功绩的乐舞便是。

  这一时期的乐舞内容,集中地体现出人类的生存行为,及求索于自然的心态。例如在“葛天氏之乐”的乐舞:“三人操牛尾,投足以歌八阕。”其中提到的八首歌曲中,《载民》是歌颂承天载民的土地;《玄鸟》是崇拜氏族的图腾——种寓意吉祥的黑色小鸟;《遂草木》祝愿茂盛的草木;《奋五谷》祈求五谷的丰收;《敬天常》歌颂上天的恩赐;《达帝功》歌颂上天的恩德;《依地德》歌颂大地的抚育;《总禽兽之极》祈祷上天多赐予鸟兽,使人民安居乐业。

  五、百戏纷呈——秦汉时期

  出身下层的汉高祖刘邦,推翻了秦朝暴政,建立汉朝,国家统一,人民生活安定,经济发达,包括舞蹈在内的文化艺术也发展到一个新的水平。秦汉时代建立的“乐府”制度,大量整理民间乐舞,一方面可供统治者作施政参考,另外亦可供宫廷欣赏享乐,客观上推动了舞蹈的发展。

  汉代盛行《百戏》,是多种民间技艺的串演,包括杂技、武术、幻术、滑稽表演、音乐演奏、舞蹈等,深受人民的喜爱。著名的节目有《东海黄公》《总会仙倡》等。从汉墓出土的大量画像石、画像砖及陶俑等,我们今天仍可一窥2000多年前丰富多彩的汉代《百戏》和舞蹈。

  汉代舞蹈的特点是博采众长,技艺向高难度发展,结合舞蹈与杂技的《盘鼓舞》就是一个典型例子。此外,以长袖为特征的《袖舞》,双手执长巾而舞的《巾舞》,也是汉代著名的舞蹈。

  丰富多彩的汉代舞蹈,都是各种乐舞艺人的辛勤成果,但由于他们被社会贱视,史籍中很少留下他(她)们的名字和事迹。我们较熟悉的汉代著名舞人赵飞燕和戚夫人,虽然能靠出色的舞艺爬到统治阶层中,但最后都落得悲惨下场,从中我们亦可了解到一般歌舞伎人的辛酸。

  汉代名舞《盘鼓舞》又称《盘舞》《七盘舞》。舞时将盘、鼓覆置于地上。盘、鼓数目不等,按表演者技艺高低而定。舞者有男有女,在盘、鼓上高纵轻蹑,浮腾累跪,踏舞出有节奏的音响。

  汉画像砖石有十分丰富的《盘鼓舞》形象,或飞舞长袖,或踩鼓下腰,或按鼓倒立,或身俯鼓面,手、膝、足皆触及鼓面拍击,或单腿立鼓上,或正从鼓上纵身跳下,舞姿各异,优美矫健。

  山东沂南汉画像石中的《百戏图》,场面浩荡,气势雄伟,较完整地记录了《百戏》演出的盛况,包括杂技、马术、鸟兽舞,当中更有汉代著名的《七盘舞》。画面中有一男舞者,前面有七盘分两行排列地上,还有一鼓放在盘前,舞者似正从盘上纵身飞跃而下,右腿“登弓”,左腿伸直贴地,足近鼓边,挺身回头,他的长袖舞衣和帽带随势飘起,显出一个健美的形象。

  《盘鼓舞》将舞蹈与杂技巧妙地结合,体现了中国传统舞蹈的特殊风格。此舞传至后世,表演形式有所变化。

  六、长袖善舞源远流长

  “长袖善舞”历史久远。西周时代,用以教育“国子”的《六小舞》之一的《人舞》,“以舞袖为容”。在出土文物中的玉器上、青铜器及漆器,出现了许多十分优美生动的舞袖形象。例如河南洛阳金村出土的一对玉雕舞女,二人肩并肩、身靠身作对舞状。外侧手作“托掌姿”扬袖,内侧手作“按掌姿”拂袖而舞,舞姿温婉妩媚。

  汉代继承楚舞长袖、细腰欲折的传统。汉高祖刘邦的宠姬戚夫人,多才多艺,“善为翘袖折腰之舞”。山东出土的一块汉画像石,翘袖与折腰同在一个画面上。舞姿各异,感情相互呼应,既协调,又有对比。汉代文物中,有极丰富的舞袖形象,袖式繁多,舞姿各异。既有矫捷昂扬之姿,也有柔曼温婉之态。甘肃武威磨子嘴汉墓出土一着窄长袖舞衣的木俑,一臂下垂,一臂直举冲天。舞姿雄健,气度不凡。

  汉画像砖石中的袖舞图像,更是丰富多彩;或飞扬长袖,或长袖垂拂,或卷绕长袖,或长袖翘起,千变万化,美不胜收。

  唐代多姿多彩的舞蹈壁画和舞俑,都身着掩手长袖舞衣。

  汉以后,描述舞袖的文字,史不绝书,各代出土文物中的舞袖形象,更是层出不穷。时至今日,戏曲舞与民间舞中,还保存了十分丰富且富于表情的舞袖技法。

  七、歌舞升平的秦汉音乐

  1976年2月,在秦始皇陵出土了一枚带有错金铭文的秦代“乐府”编钟,由此推翻了通常所认为的“乐府”成形于汉代之说。这枚秦代“乐府”编钟也印证了“汉袭秦制”的说法。秦汉时期的“乐府”不仅涉及面广,其机构也很庞大。文献表明,汉代“乐府”的职能,主要体现在对民间音乐的采集和整理;同时,为了满足宫廷音乐生活的需要,又须创作或编写歌辞、曲调,以及演唱或演奏。汉代“乐府”的领导人是李延年,他是河北中山(今定县)人,因具有音乐才能被召入宫,后又因触犯了律法而受“腐刑”(在宫中负责养狗的事情)。由于其妹被纳为嫔妃并封为“李夫人”,深得汉武帝宠爱,李延年也承宠而被封为“协律都尉”。他曾为汉武帝祭祀天地而作了《祭祀歌》19章,还根据从西域传人的《摩诃兜勒》,改编成28首新曲。因其妹早逝,加之其弟与宫女私通、其兄兵败投敌等原因,故使得汉武帝在一怒之下杀了李延年全家。以董仲舒为代表的汉儒在继承了孔孟精神的同时,又将“天人感应”和“君权神授”的观念汇入其中并加以发挥。董仲舒在《春秋繁露》中提出“(王者)受命应天治礼作乐”。更有《白虎通义·礼乐篇》对这种神化的美学观加以附会,以为“八音”乃是效法“八卦”而来。加上汉武帝崇仙尚神,因而使“天人感应”的神化儒学得以“罢黜百家”,入主“独尊”的正统地位。在班固的《汉书·礼乐志·郊祀歌》中,就记录了一些反映“天人感应”以及汉武帝崇仙尚神的音乐作品。

  八、古代舞蹈名人

  (一)汉代善舞名姬——戚夫人

  汉高祖刘邦的宠姬戚夫人,山东定陶人,是西汉初年擅长歌舞的名姬。

  戚夫人多才多艺,会鼓琴、歌唱,精于舞蹈。既会跳当时流行、刘邦又极喜爱的“楚舞”,又擅长“翘袖折腰之舞”。所谓“翘袖折腰之舞”,看来不是某个舞蹈的专名,而是一种以舞袖、折腰为主要动作的舞蹈,是注重腰功与袖式变化的舞蹈形式。从汉画像砖石所见,多为舞袖、折腰,这是当时常用的舞蹈动作。

  刘邦常与戚夫人在宫中歌舞作乐。相传戚夫人侍儿贾佩兰出宫后曾讲,每年正月十日,戚夫人等共入灵女庙,祭神歌舞,吹笛击筑,歌《上灵之曲》,接着“相与连臂踏地为节,歌《赤凤凰来》”。到了七月七日,“临百子池,作于阗乐。乐毕,以五色缕相羁,谓之相连爱。”这很像民间迎神赛会时群众性的娱乐歌舞活动,“相与连臂踏地为节”是人们手臂相连,一面唱歌,一面脚踏着拍子舞蹈,有如唐代的“踏歌”。

  戚夫人曾红极一时,极得汉高祖宠爱。但汉‘高祖死后,势单力薄的戚夫人母子,惨遭汉高祖之妻吕后的毒手,先毒死其子赵王刘如意,后斩断戚夫人手脚,挖去眼睛,熏聋她的耳,又迫她喝下哑药,丢人窟室,叫作“人彘”。

  后人赞美戚夫人的技艺,并深切同情她悲惨的遭遇。在不少反映这一历史故事的文艺作品中,都表现了上述感情。(二)身轻若燕赵飞燕

  汉代有一位身轻若燕、“能作掌上舞”的著名舞人——赵飞燕(原名宜主)。宜主长大成人,容貌绝丽,体态轻盈。后来父死家败,宜主与妹妹合德流落都城长安(今西安),后辗转到阳阿公主家当婢女。宜主暗下功夫,刻苦钻研歌舞技术,由于她舞姿特别轻盈,故改名为赵飞燕。

  一次,汉成帝微服出宫,到阳阿公主家,见赵飞燕舞艺超群,极为赞赏。于是召她入宫,封为婕妤(宫中女官),后又封为皇后。一次,赵飞燕在太液池瀛洲高榭表演歌舞《归风》《送远》之曲,舞兴正酣,忽然大风骤起,赵飞燕扬袖纵身飘舞,好似将乘风飞去。成帝急呼左右拉住赵飞燕。风停舞罢,飞燕的裙子被人抓出了皱褶,此后宫中流行一种有皱褶的裙式,名“留仙裙”。成帝为赵飞燕特制了一个水晶盘,命宫人托盘,让飞燕在盘上起舞,倍增飘逸轻盈之美。

  赵飞燕还擅走一种特别的舞步——踽步,走起来“若人手执花枝,颤颤然”,由于这是一种很难掌握的舞步,故此流传不广。

  赵飞燕天生丽质,舞艺超群,因而得到皇帝的宠爱,以至被封为皇后,但由于出身微贱,在统治集团中,势单力薄。成帝一死,哀帝即位,不久哀帝死,平帝即位,即废赵飞燕为庶人,逼其自杀身死。

  赵飞燕的舞蹈技艺久久被人传颂,后世有许多以赵飞燕为题材的小说、戏曲等,这并非因为她曾当过皇后,而是因为她是个杰出的古代舞蹈家。

  (三)第一个缠足舞人——娘

  娘是五代南唐后主李煜的善舞宫嫔,“纤丽善舞”,后主为她制六尺高的金莲花台,装饰许多宝物、钿带、缨络,莲中作各色瑞莲。

  窗娘以帛缠足,纤纤小脚弯成月牙状,再穿上白色的素袜,在莲花中舞蹈,回旋飘之姿,有凌云飞舞之态。诗曰:“莲中花更好,云里月长新”。当时妇女争相仿效,足以纤弓为美,史家认为妇女缠足陋习,是由五代娘开始兴起的。

  窗娘的缠足之舞,与后世戏曲中旦角的“跷功”,可能有继承关系。与芭蕾的足尖舞,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  九、古代著名舞蹈

  (一)发扬蹈厉《破阵乐》

  歌颂唐太宗李世民的《破阵乐》,又名《七德舞》。李世民为秦王时,军中流行歌颂其武功的歌曲《秦王破阵乐》。李世民即帝位后,在宫廷大典中演奏。贞观七年(公元633年)用此曲编成《破阵乐》舞蹈。舞者120人,披甲执戟而舞。舞蹈队形:左圆右方,前有战车,后有队伍。时而成横队排列的“鱼丽阵”,时而又变纵队排列的“鹅鹳阵”。中间成箕形张开,如两翼舒展。舞队屈伸交错,首尾相应。全舞分三大段,每段四次变化阵势。伴奏用大鼓,曲调有龟兹声,急、缓的击刺动作,合着雄壮的歌声。“发扬蹈厉,声韵慷慨”,具有浓郁的战阵生活气息。

  唐代宫廷燕(宴)乐《立部伎》《坐部伎》中,都有人数不等的《破阵乐》。唐太宗死后又将《破阵乐》改名《神功破阵乐》,成为祭祀用的武舞。唐玄宗时曾用数百宫女舞《破阵乐》,变成供欣赏的表演性舞蹈。晚唐藩镇割据,国势日衰,各藩镇仍有舞《破阵乐》的,但规模很小,仅10人而已。

  《破阵乐》随唐太宗英名远播,影响深远,名传中外。唐僧玄奘在《大唐西域记》中提到:印度戒日王和拘摩罗王都曾用钦慕的口吻谈到《破阵乐》。日本雅乐舞蹈中至今存有《秦王破阵乐》,据传是由唐朝传人日本的。

  (二)歌舞大曲《霓裳羽衣舞》

  “大曲”是音乐、舞蹈、诗歌三者相结合的多段歌舞曲。开始是一段节奏自由的乐器演奏,叫“散序”;接着是行板的歌唱(有时插入舞蹈),叫“中序”;最后是节奏急促,起伏变化的舞曲,叫“入破”。

  《霓裳羽衣舞》是唐代著名的歌舞大曲,是唐玄宗李隆基部分地吸收了西凉节度使杨敬述所献印度《婆罗门曲》编创的。作者力图描绘虚幻中的仙境。刘禹锡诗有:“三乡陌上望仙山,归作霓裳羽衣曲”句。此外,也有唐明皇游月宫作《霓裳羽衣》的传说。

  《霓裳》音乐“散序”部分,优美动听。“中序”人拍起舞。舞者扮成仙女模样,服饰典雅华丽,头戴步摇冠,上身穿羽衣、霞帔,下身着如霓虹般淡彩色裙(亦有月白色裙)。舞姿轻盈柔曼,飘逸敏捷,“飘然转旋回雪轻,嫣然纵送游龙惊,小垂手后柳无力,斜曳裙时云欲生”(白居易《霓裳羽衣歌》)。“入破”以后是快节奏的舞段,舞蹈动作繁复激烈,全舞在长引一声中结束。

  此舞以杨贵妃(玉环)表演最著名。她曾自夸说:“霓裳羽衣一曲,足淹前古”。《霓裳羽衣舞》的表演形式有独舞、双人舞及群舞。

  白居易在《霓裳羽衣歌》中描绘了一对似仙女般美丽的舞者所作的精彩表演。她们时而点头相招聚拢,时而挥袖散开,她们的表演引人入胜,白居易曾叹道:“千歌万舞不可数,就中最爱霓裳舞”。文宗时,由几百宫女组成的大型队舞,表演《霓裳曲》。舞者执幡节为舞具,着羽服,饰珠翠,飘然而舞,好似仙鹤在空中飞翔。

  《霓裳羽衣》是一部具有较高艺术水平的宫廷乐舞,是唐代的保留节目,也是中国古代舞蹈中有相当影响的一部作品。后世有一些舞蹈家,依据可见的历史资料和自己的意想,新编成《霓裳羽衣舞》。

  (三)英武雄健《剑器舞》

  唐代著名“健舞”(指那些舞蹈动作风格健朗、豪爽的乐舞)——《剑器》,舞姿健美,气势磅礴。杜甫《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》诗,描写公孙大娘在民间表演《剑器舞》的场面,使人惊心动魄:有如后羿射落了九个太阳,又如群仙乘龙飞翔。激烈处,如雷电袭来;静止时,如江海凝波。

  公孙氏被召入宫表演,其技艺之精湛,高手云集的宜春院及梨园都无人能比得上。《津阳门诗》描写节日宫中献演盛况,有“公孙剑技方神奇”句。该诗作者郑隅自注:“有公孙大娘舞剑,当时号为雄妙。”

  公孙氏舞《剑器》,节奏鲜明,舞姿雄健,富于变化。其浏漓顿挫之势,给草书家张旭、怀素以启示,因而草书大进。姚合《剑器词》有:“今日当场舞,应知是战人。今朝重起舞,记得战酣时”句,可知《剑器舞》是一个富于战阵生活气息的舞蹈。《剑器舞》曾传入朝鲜,朝鲜古籍《进馔仪轨》绘有《剑器舞》图。宋代宫廷队舞“小儿队”有《剑器队》,还有《剑器》大曲。

  唐代的《剑器舞》是继承了前代的剑术。今日武术、戏曲、舞蹈中舞剑的各种技法,便是从古代剑舞发展而来。

  (四)《胡旋舞》和《胡腾舞》

  胡旋舞是唐代著名健舞,原为中亚一带的民间舞。唐有“胡旋女,出康居(今中亚撒马尔罕一带)”之说。隋、唐《九部乐》《十部乐》中均有《康国乐》部,“急转如风,俗谓之胡旋”。舞蹈伴奏以鼓为主。舞蹈特点是快速连续的多圈旋转。唐诗描写该舞旋转美姿如回雪飘飘,似蓬草飞转,像羊角旋风,若奔车轮盘。纵横腾踏应弦鼓,千匝万转不停歇。旋转舞动之急速,致使观众难分背与面。

  敦煌220窟唐代壁画伎乐天急转如风的舞姿图,以及宁夏盐池唐墓出土的石刻舞人,都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唐代《胡旋舞》的风姿。

  唐代盛行《胡旋舞》,白居易《胡旋女》诗:“天宝季年时欲变,臣妾人人学圈转”,由此可见,《胡旋舞》在

唐代真是风靡一时。至今中亚新疆一带的民间舞,在舞至高潮时,舞者常以快节奏的连续旋转来抒发内心欢乐的激隋。

  唐代除专门表演《胡旋舞》的舞伎外,杨贵妃、安禄山、武延秀等均是舞《胡旋》的能手。唐代著名健舞《胡腾舞》,是从石国(今中亚乌兹别克的塔什干一带,唐属安西都护府管辖)传来。舞者头戴尖顶帽,身穿窄袖“胡衫”,腰束带,足穿锦靴。舞蹈以跳跃和急促多变的腾踏舞步为主。刘言史的《王中丞宅夜观舞胡腾》诗,以“跳身转毂宝带鸣,弄脚缤纷锦靴软”的诗句,描写空转和快节奏的繁复舞步。李瑞的《胡腾儿》诗有:“扬眉动目踏花毡,红汗交流珠帽偏。醉却东倾又西倒,双靴柔弱满灯前。环行急蹴皆应节,反手叉腰如却月”句,描写舞者表情生动,舞动激烈,以快速的腾踏舞步,环绕急行以及反手叉腰等各种舞姿的变化等等。

  至今中国新疆和中亚一带的民族民间舞中,还有跳跃动作多,踢踏节奏复杂,技巧高难,风格豪放的男子舞蹈。

  西安东郊出土唐代苏思勖墓乐舞壁画,一高鼻深目的胡人男子,立于毯子上,扬臂吸腿,似在一激烈的腾跳后,刚刚落地的姿态。史家认为这与唐诗描写的《胡腾舞》颇有相似之处。宋代宫廷队舞的小儿队中也有《醉胡腾队》。

  (五)《柘枝舞》和《春莺啭》

  《柘枝舞》是从西域传人中原的著名“健舞”。唐卢肇《湖南观双柘枝舞赋》中,有“古也郅支之伎,今也柘枝之名”句。郅支为西域古城名,在今中亚江布林一带。

  《柘枝舞》原为女子独舞,身着美化的民族服装,足穿锦靴;伴奏以鼓为主,舞者在鼓声中出场。章孝标《柘枝》诗有:“柘枝初出鼓声招”,白居易《柘枝妓》有“连击三声画鼓催”。舞姿变化丰富,既刚健明快,又婀娜俏丽。舞袖时而低垂,时而翘起,即诗中所谓“翘袖中繁鼓”、“长袖入华”。快速复杂的踏舞,使佩带的金铃发出清脆的响声。观者惊叹舞姿的轻盈柔软。舞蹈即将结束时,有深深的下腰动作。唐诗中对《柘枝舞》的描述,与今日新疆流行的《手鼓舞》有许多相似之处。

  《柘枝舞》在中原广泛流传后,出现了专门表演此舞的“柘枝伎”,并由独舞发展成双人舞,后又有两个女童先藏在莲花中,后出来起舞的软舞《屈柘枝》。其舞蹈风格、表演形式均已有很大变化。西安唐代兴福寺残碑侧有二女脚踏莲花,相对起舞的石刻,可能与唐《屈柘枝》舞有关。

  《春莺啭》是唐代著名“软舞”。据《教坊记》载,“春莺啭”是高宗早晨听到莺叫声,命乐工白明达写曲,并将这个曲子称为《春莺啭》。白明达是著名龟兹(今新疆库车)音乐家,所作乐曲可能有一定龟兹风格。

  唐人张佑《春莺啭》诗有:“内人已唱春莺啭,花下馐馐软舞来。”描写宫中技艺最高的“内人”,表演《春莺啭》柔曼婉畅的歌声舞态。《春莺啭》的音乐与舞蹈,都可能有描写鸟声、鸟形的特点。类比飞鸟的舞蹈古已有之,它们是狩猎生活的反映,也有图腾崇拜的遗迹。《春莺啭》曾传人朝鲜,《进馔仪轨》载:“春莺啭……设单席,舞妓一个,立于席上,进退旋转,不离席上而舞。”并绘有舞蹈场面图。一女舞者立方毯上而舞。日本雅乐舞蹈也有《春莺啭》,原由唐代传入日本,男子戴鸟冠而舞。其表演形式及风格,与唐代女子软舞不同,是日本民族化的雅乐舞蹈。

  十、汉代士大夫们流行“交际舞”

  虽然目前世界上流行的交际舞,最早起源于欧美等地的一些国家,但交际舞在我国也有着极为悠久的历史。早在汉唐时代,士大夫们在饮宴作乐时,除了即兴歌舞之外,还有一种颇重礼仪的社交舞蹈,这就是史书上多有记载的“以舞相属”。属者,委也、付也,即邀请之意,前一个人舞罢,顺邀另一人起舞,此即为属。宴会中一般是主人先舞,客人再舞为报。这种交际舞有严格的礼仪规矩,姿态仪容都有讲究,违反了规矩就是失礼。

  古代士大夫之间心存歧见,往往会在交际舞中互示爱憎。《后汉书》中就记载了这样一个“以舞相属”的故事:蔡邕被贬,友人设宴送行。席间,五原太守王智起舞属蔡邕,而蔡邕却不应属回报。王智大怒,蔡邕也拂衣而去。原来,这位五原太守是中常侍王甫的弟弟,他一贯倚仗其弟的权势作威作福横行霸道。为人正直的蔡邕不屑于与之交往,于是便有意轻侮他。得罪了这个权贵,以至后来蔡邕就再也没有回京城做官的机会了。

  汉画像石(汉代人雕刻在墓室、祠堂四壁的装饰石刻壁画)对“以舞相属”的礼仪舞蹈,也有所表现,如四川彭县出土的汉画像石中,主人戴冠,宽袍广袖,袖中又套窄长袖,五彩镶边,右手举起,左手作相邀状,客人亦长袍广袖,举右手,左手前伸答舞,主人旁有女侍者执便面(扇子),客人旁有男侍者,端一长案,正拟捧上酒馔。此外,还有以舞相属的连环图像。

  《三国志》中也有类似记载:陶谦任舒县县令时,郡守恰是其同乡、并与其父交往甚密的张磐。张磐甚是亲热,愿引他为亲信。陶谦却深知其为人,总觉得在他管辖之下是一种委屈。有一次,张磐设宴请陶谦,并于席间起舞来属他,陶谦勉为其舞。舞到该转身时,陶谦却不转身,张磐问他何以如此,谦日:“不可转,转则胜人。”

  原来,古人把升官视作“日转千阶”。陶谦此语,言外之意是:我若一转,就不再屈居于你之下了。张磐自然能领会其中的深意,甚为恼怒,并由此记恨陶谦,处处与陶谦为难。后来,陶谦不得不弃官出走。

  宴会中的这种“以舞相属”之风,到了唐代仍很盛行。唐太宗就经常在宴会上邀请群臣同乐,还说跳舞只是“抒情恰乐”,不须过分循规蹈矩。

上一篇:没有了!
下一篇:舞蹈文化与审美
更多
Copyright @ 2013 www.mummersartist.com 万博2.0手机下载 All Rights Reserved. 网站建设:领域科技
地址:吉林市船营区解放中路大润发三店旁